看书窝 >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> 第3276章 虽不好战,却不惧战

第3276章 虽不好战,却不惧战

  不一会儿,他们便到了街上。

  就在前两天,陈紫霄刚刚率领人马跟白虎城的人打了一仗。若是在中原的别的城市,城中若是出兵打了一仗,城内的老百姓肯定个个跟惊弓之鸟一样,就算不吓得四散奔逃,也一定都闭门闭户,绝不敢轻易外出。

  可是,当南烟陪着老国舅和小成钧走到街上的时候,却这里的情况跟之前她带着小成钧出来闲逛的时候没什么区别。

  街边的小商贩仍旧卖力的叫卖着,来往的异族客商也都笑呵呵的打着招呼,甚至连之前他们喝过茶的那个茶摊上,老摊主仍旧坐在树下,一边喝茶一边给围在身边的小孩子们讲故事。

  南烟原本还有点疑惑,但再一想,就有些明白了。

  虽然陈紫霄将这里经营得很好,也因为祝烽打通了丝绸之路之后,来往的客商不少停留在这里做生意,让这里显得又繁华又热闹。

  可这里毕竟是罕东卫。

  关西七卫当中,就数沙州卫和罕东卫的地理位置最艰险,面对的局面也最艰难,在当初初建罕东卫的时候,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习惯了三天两头的打仗,哪怕现在倓国,尤其是阿日斯兰的势力大减,大战的次数少了,但他们也并不惧怕战争。

  倒是老国舅,看着眼前这番景象,忍不住点点头,说道:“西北竟然能有如此风貌,真是让人意外。”

  南烟问道:“舅父喜欢这样吗”

  老国舅没有回答,反倒有些好笑似得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”

  南烟道:“我听说,当年高皇帝建国之后,严禁对外通商,将西北大门完全封闭了。当年皇上为了出使西域的事,也跟朝中的大臣们扯了很久。”

  老国舅笑了笑。

  看着他的笑容,南烟道:“舅父不反对”

  老国舅道:“你觉得,贫道应该反对”

  南烟道:“我只是想着,舅父当年是跟高皇帝一起打天下的,恐怕想法也会一致。一直担心舅父看到皇上违背祖制,会不高兴。”

  老国舅又看了看周围那些牵着高头大马和骆驼来往走动,金发异瞳的异族商人,还有街边小摊上那些从来没见过的奇珍异宝,过了许久才轻轻的点头,道:“就算是他,看到这样的景象,也未必会生气吧。”

  他说的“他”,自然是指高皇帝。

  南烟道:“真的吗我听说父皇他特别不喜欢经商的人。”

  老国舅笑了笑,道:“这倒也是,他啊,出身是个穷鬼,可不就是讨厌有钱的人嘛。”

  南烟听得心惊肉跳。

  这世上,若还有一个人敢这么说高皇帝,大概也就只有这位跟他一道打天下,拿命拼出眼前这片江山的老国舅了,只是,他敢说是他敢说,南烟只讪讪的听着,搭腔都不敢。

  小成钧牵着老国舅的手,仰着头问:“母亲,舅父,你们在说谁呀”

  南烟凶他:“别多问”

  看到她小心谨慎的样子,老国舅笑了起来,道:“你不必如此小心翼翼的,贫道说的也是实话。更何况那个时候,关闭西北大门,禁止对外通商,除了他讨厌有钱人,讨厌做生意这些事之外,也有别的考量。”

  “哦”

  南烟问道:“是什么”

  老国舅长叹了一声,道:“其实,在贫道跟他一道打天下,定江山之前,中原当时已经经历了连年的战乱,灾荒连连,民不聊生,后来虽然仗打赢了,国也建了,可国内的局势”

  说到这里,他像是也想起了往昔的苦难。

  忍不住苦笑了一声,道:“生在这个时候的你们,是想不到的。”

  南烟沉重的点了一下头。

  虽然她也跟着祝烽打过仗,但毕竟是在国内稳定的前提下,比如金陵之前经历祝成瑾之乱,城都快毁了,可中原其他地区无事,朝廷立刻就能减免金陵的赋税,还能从各地调集粮草物资补救金陵,所以,除了战时的苦难,其他的情况都还好。

  但,常年战乱就不同了。

  十室九空,饿殍千里,不仅没有粮食,更是连人都没有了。

  在那种情况下,那种积贫积弱,的确是身处大和平年代的人很难想象的。

  老国舅道:“国家那么弱,不关起门来,再打开大门,那谁知道引进来的是什么呢”

  “”

  “有的时候,不是有好处人家就要来打你,而是你弱,人家就要来打你。”

  听到这个甚至有些粗鄙的道理,南烟却点了点头。

  她如何不明白,弱就是原罪。

  而人性,不完全是善的,欺凌弱小这种事情哪怕得不到任何好处,也能得到一种快感,更何况国与国之间的战役,只要打赢了,就不可能没有好处。

  祝成钧刚刚被南烟凶了一下,就一直闭紧了嘴巴只听他们说话,但听到这话的时候,又忍不住仰起小脸儿来说道:“我们不弱”

  南烟瞪了他一眼,又忍不住笑了。

  老国舅也笑了。

  道:“是啊,如今我们不弱了。嗯,是你父亲厉害”

  南烟道:“皇上若他听到舅父的赞许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  老国舅笑道:“贫道如今的话没有四两重,这赞许一文不值。但看到一国之内的百姓能不惧战,不怕战,那才是真的赞许。”

  南烟忙道:“舅父这是哪里话”

  “”

  “舅父曾经与高皇帝一道打天下,若说这天底下还有一个人能看懂天地民心的,就只有舅父您了,您说他厉害,他就真的厉害。”

  老国舅笑了笑。

  而南烟也看了看周围,慢慢说道:“不过,我们炎国人向来如此,虽不好战,却不惧战;若敢来战,必能胜战。”

  老国舅原本还想牵着祝成钧的手往前走,听到这话,停下来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你”

  南烟道:“舅父怎么了”

  老国舅神情复杂的看了她许久,似笑非笑的道:“贫道听过坊间传闻,说贵妃娘娘虽然是个女流之辈,但跟着皇帝南征北战,从不怯战;紫霄也说,贵妃的心性,虽男子不如。贫道还以为,只是夸大其词罢了,没想到,竟是真的。”

看过《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