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窝 > 左道江湖 > 84.登天路
  蓬莱岛上,方圆数百里的山脉外围,篆刻忘川的山门之下,灵气滚滚中,驻守此地的鬼修们,都已在此等候。

  都是些名满天下之人,此时站在一起,却又泾渭分明。

  是非寨人自成一系,以仇不平为首。

  忘川宗人人数也挺多,无尘子和一众神魂都翘首以待。

  中间所占的,是这一处鬼界的中立派,任豪,陆文夫,圆悟和尚乃是三巨头,不过后来又加了一个,便是最后被送入此地的阳桃。

  最后一方,是魔盟众鬼。

  张楚,高兴,曲邪,万毒老头,还有一些凶悍鬼物。

  这四个势力,把守着蓬莱山四周,阻拦妖物出山,往日里有合作,亦有对抗,江湖凡尘人不知晓,但这里的形式,也是错综复杂一些。

  灵气复苏到现在,不到一年,这鬼修势力刚起,就已有了分化山头的征兆,做鬼的世界,也如凡尘人间一样,不是那么平和的。

  “今日就是白露了。”

  阴气森森之间,任豪手捻胡须,对身边众鬼说:

  “此界未来如何,便要在今日揭晓,众位御守之地,可见老祖现身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仇不平背负着双手,看着山门之下的山道,他语气冷漠的说:

  “那家伙,就像是失踪一样。

  这一年中,我等搜遍整座山,也不见他隐匿之处,倒是那些妖物,一年混乱之后,如今倒有了联合之相。

  我很怀疑,这就是那老祖在背后操纵,其亡我凡尘之心不死,实乃恶贼!”

  “谁输谁赢都好,总之赶紧把我等放出去。”

  万毒老头即便是当了鬼,依然摆脱不了身上阴鸩的毒师气质,他阴测测的说:

  “沈秋小儿可是承诺了,待明日一战后,我等就不必死守这蓬莱山中,可去世间遨游一番,我听闻,天下各处,亦有大大小小的鬼境浮现。”

  话说到这里,老头左右看了看,说:

  “到时,我等诸位,可否还要做过几场,才能划出势力?”

  “都成鬼了,还是如此热衷内斗。”

  阳桃依然是那副垂垂老矣的打扮,他瞥了万毒一眼,说:

  “我四家之前不都说好了吗?要做鬼界立规矩,不能让它再变得和武林江湖一般混乱,既然要定规矩,自然要从源头做起。

  不如今日趁着这机会,大伙就说一说,也免得到时候还要刀剑相向,以如今你我众人鬼道修行,若是真的开战,怕是还要牵连到人间凡尘,那可就是大大不妙。”

  “阳叔说的是呢。”

  年纪最轻的张楚呵呵一笑,这家伙背负着双手,语气悠然的说:

  “不如效仿蓬莱山所在,大伙下了山,在中土边地,塑出四座域外之岛,用作本部,至于中土鬼灵往何方去,就看各家本事号召。

  不动武,咱们文斗!

  这方天地轮回不存,想要自衍黄泉六道,没个几百年的时间怕是没可能的,这几百年中,人间事我们不插手,这鬼界之事,可要用心做的。”

  这个提议,让在场众鬼沉默几分,经过一番眼神交流之后,由无尘子出面说:

  “可,就按这个说法来吧,宗主也不管鬼物之事,以后鬼界如何发展,就看咱们四家的运作了。”

  “说曹操,曹操到,沈秋来了!”

  一直沉默,但感官最强的曲邪突然说了句,打断了这场讨论,众人回头看去,在下方山道石阶之下,天海之中,正有背着大箱子的沈秋,一步一步的踏足天际。

  动作悠然,不带一丝急躁,真的像是前来赴约赴宴。

  在他身后,还跟着两个人。

  “那不是艾大差吗?”

  鬼王高兴语气古怪的说:

  “他身边那女子是谁?为何本座感觉不到生灵气息?是傀儡?不太像啊。”

  “那是天机武卫。”

  圆悟老和尚笑眯眯的转着鬼灵佛珠,解释说:

  “之前就听说,艾大差与五九钜子演了场戏,暗助我等行事,也是得了机缘,如今看来,传言为真,这千年之后,墨家至宝也现世了。

  传说大成的天机武卫,行走运动与常人无异,亦有灵智在身,一举一动都有章法,乃是墨家机关术的大成之作,亦是人间最凶悍的兵器。

  这艾大差,带武卫前来蓬莱,怕是居心不良,想要找那老祖出出气吧,这倒是好事一件。”

  “你们说,沈秋能赢吗?”

  鬼群中有人问了句,又让人群沉默下来。

  这个问题,该怎么回答呢?定是人人都希望沈秋赢,但老祖一身实力,一年前就展露无疑,那实在不是这方世界能达到的高度。

  就如大佬屠杀新手村一样,沈秋虽有密保相助,但究其本质,依然是生灵活人,亦是凡尘武者,就算再怎么厉害,也终有极限的。

  “哟,诸位好啊。”

  在一众鬼修大佬或沉默,或讨论的等待中,沈秋与艾大差踏足蓬莱山上,他走在山门石阶上,对上方众鬼招了招手,似是心情轻松,并无沉重。

  “嘿嘿,原本打的要生要死,结果都成鬼了,却又抱起团来,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家伙,真是有意思。”

  艾大差就没那么客气了。

  他背着天狼棍,带着小差上山,一双大小眼里满是讥讽,出口就是嘲讽之言,就像是故意挑衅一样。

  但这会众鬼可没心情理会他。

  待沈秋上前来,任豪便对他说:

  “岛中御守四方的各家武者,都已被遣离山中,如今山里只剩下我等这些鬼物,你亦不必忧心我等,和那老祖对搏时,也不用刻意留力。

  我们都死过一次,便不会再伤再死,放手去战,在分出胜负前,我等就算弄出个身死道消的下场,也决计不会让山中妖物,踏入凡尘一步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沈秋点了点头,他扭头看向陆文夫,说:

  “你家陆归藏,把你丢的东西都夺回来了,他如今已是武林盟主,这会应该快到东瀛,要驱逐妖患,护中土平安呢。”

  “好,好!”

  陆文夫也是老怀甚慰。

  自己儿子既能走到这一步,就说明归藏心中心结,定然也已经释然打开,这边让陆文夫心中再无牵挂。

  其他鬼物也是纷纷祝贺。

  “诸位就守在这里,不必随沈某进山。”

  沈秋和这些前辈高手们寒暄几句,便将目光投入方圆数百里的山中,此时山中妖物,似也感觉到有场大战将起,一个个静悄悄的,连往日的疯癫喧闹都无。

  “沈秋。”

  他走出几步,身后便有人呼唤。

  回过头来,便看到仇不平大步走出人群,走到他身边来,仇不平看着他,沉声说:

  “若是需要我等援助,不要死撑,开口就是,我等虽为鬼物,但也知道轻重,若是能助你破敌,我辈亦不会退缩。

  大家在凡尘中都有牵挂,不管是好人恶人,对于这一战的结果,都是抱有期待的。”

  “确实。”

  张楚这会也开口说到:

  “沈秋,凡尘之争是你赢了,我输了,输得心服口服。我期望看到你落得个灰头土脸的下场,但不能在这里。

  不能是这一战,若你需要帮忙,我会竭力帮你。”

  张楚这话说出,并无人出声反对,不管身前立场如何,也不管和沈秋是敌对是战友,这一瞬,在这山门之下,这些已守卫蓬莱山一年的鬼修们,并未有迟疑或讥讽。

  他们都在看着沈秋。

  鬼物特有的阴沉眼中,亦有期待的光。

  他们在期待沈秋能赢。

  “那就谢了。”

  沈秋抿了抿嘴,轻笑了一声,回身对众鬼鞠了鞠躬,他说:

  “若是真走到那一步,沈某也就不对诸位客气了。”

  “不必客气。”

  无尘子大喊到:

  “宗主且放心去,我辈就在此地,坐看宗主破敌,祝宗主得胜归来!”

  在这喊声之中,沈秋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,在艾大差和小差的跟随中,大步往山中踏去,速度飞快,只是这一路上,见地形走势都已有改变,很多地方,甚至都有妖物死去留下的白骨。

  这是战斗的痕迹。

  这一年中,妖物与鬼物们的战斗未曾停歇过,在这世人所不知道的地方,一场场战斗带起的硝烟,死死的护住了通往人间的大门。

  “好东西啊!”

  艾大差看两侧遗留白骨,双眼放光,以机关大师的感知,他立刻就能感觉到,这些骸骨乃是最好的制器材料,以它们为料,定然能做出上佳的兽型傀儡。

  这一瞬,魔君心头火热。

  他打定住了主意,接下来一段时间,先不去昆仑,就在这里住下,待收集到足够材料后,再行离开。

  至于危险...

  呵呵,有自家小差在,这处山区,自己就是横着走的。

  “嗡”

  半山腰处,紫光闪现,沈秋扭头看去,便见张莫邪抱着那只大橘猫,从光中走出,这一向不佩戴兵刃的北斗星御大高手,这一次也罕见的在腰间配着把剑。

  既是带剑而来,肯定就是做好了战斗准备的。

  沈秋并非独自赴约,决死一战,也总要有个帮手,而张莫邪来此,也不只是为了相助沈秋,他带着一丝眷恋,一丝不舍,抚摸着怀中大橘猫儿。

  几息之后,他伸出手来,将猫儿递给沈秋,

  他说:

  “它想家了,很早之前,我就知道,这猫儿一直在想家,或许,今日,你能送它回家,也能保住我们这些人的家。”

  “会的。”

  沈秋接过胖胖的橘猫,他对张莫邪说:

  “今日就请张兄和小差为我压阵,看我与他决出个胜负雌雄来。”

  “哈,和张大哥一起打架?老子今日还真是走运。”

  艾大差见张莫邪现身,也是高兴非常,他站在张莫邪身侧,伸出机关手,拍了拍胸口,发出金石撞击的啪啪声。推荐阅读TV//

  大喊到:

  “今日咱大差豁出去了,就与张大哥一起,共战黄泉!”

  “别说的这么悲观嘛。”

  张莫邪哈哈一笑,在艾大差肩膀上拍了拍,他扭头看着沈秋,又看向那早已天翻地覆的主峰峰顶,似是有所感一般,对沈秋说:

  “你得剑玉如今,也有七八年了,今日决战,可有些旁的感悟?”

  “有啊,这些日子一直在想呢。”

  沈秋抱着猫,走在似往天际去的山路上,一边抚摸着怀中猫儿油光发亮的皮毛,一边说:

  “这些日子,我想的很多,包括那位赐下剑玉的神秘仙人,我会想,他为何要赐下这般宝物于你,再让你交给我。

  想来想去,终于有个想法,有了个答案。”

  沈宗主长出了一口气,对张莫邪说:

  “张兄,你是沈某的备份。”

  “嗯,这话怎么说?”

  张莫邪反问了一句。

  沈秋摸了摸光秃秃的手腕,说:

  “那仙人想来,是要沈某承担一些重任,也许是试炼,也许是督促成长,以仙人的手段,定然是不惧老祖和蓬莱的。

  他之所以要花这么心思,布置这一切,就好像是在期待着我做出一些事情,来回应他。

  张兄,我有种感觉,很早之前就有了,如今却是越发强烈,这个世界,这些一路行来经历的磨难,都像是养料,在助我成长,催我奋进。

  尽管在我看来,这些事已足够繁多,压得人喘不过气,但或许在仙人看来,这才是刚开始,一些更宏大的事情的起点。

  而这个世界,便是给我准备的摇篮。”

  沈秋停了停,看了看怀中猫儿,猫儿也在看着他,似乎也是在听他说话。

  他笑了笑,伸手在猫儿额头弹了弹,这才继续说道:

  “如今我已长大了,以足够厉害,可以踏出摇篮之外,去见识一下更多的,更绚丽的,更无垠的风景。

  但,哪怕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却还是感激那位仙人。

  不是因为他给了我剑玉,也不是因为他让我重活一生,是因为他给了我选择的权力。”

  沈秋抿了抿嘴,说:

  “这就是我方才所说,若我不想肩负这一切,若我不想成就今日之事,只想着苟且偷安,平凡度过一生,那我可以不用剑玉。

  张兄,你是我的备份,若我不用,那今日这一切,就都该由你来完成。

  你之前说,剑玉天生就是属于我的,你只是代管。

  其实不是的。”

  沈秋认真的说:

  “它从不天定的属于我,若我不堪大任,你也可以成为它真正的主人,它所代表的,是一条通往更远方的路的起点。

  谁去走完,其实并不重要,只要路上有人就行。

  不过也是命数如此,看来我沈秋倒不是那不堪重用之人,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,最妙的是,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。

  所以不必后悔。”

  他舒展了一下肩膀,回过头来,对若有所思的张莫邪说:

  “老祖这外来者,由我这同样身为外来者的人除去,将他的阴霾带离这个世界。今日,就是我踏上那条路的时刻。

  今日不只是死战,更不是永别,它是个开始。

  不管对你,对我,还是对于这个世界而言,它都将是一个新的开始,走吧,去见他,然后杀了他!

  我已迫不及待的,想要看看,世界之外的风景了。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左道江湖》的书友还喜欢